utopia  

 

距離上次『AMeiZING World Tour』,不過也才兩年半不到的光景,這會兒又馬上欣聞阿妹將展開『烏托邦世界巡城演唱會』,雖然沒有太多的久違感,但依然興奮萬分。從一開始阿妹宣布台北巨蛋將連開10場,就感覺此次高雄開唱的機會更加微渺,上次AMeiZING World Tour最後可是南部歌迷千呼萬喚,阿妹才答應在高雄世運演出(個人始終認為是為了之後的DVD、藍光而加演的),但衝著對阿妹演唱會獨衷的熱情,早已做好十足的北上準備。只是阿妹早已是台灣演唱會超級秒殺的歌手之一,搶票難度相當高,這一次,若不是同事運氣好,多搶了幾張,我想我也無緣共賞。

 

這是我第一次踏進台北小巨蛋,破蛋的第一印象,直覺台北巨蛋或許沒有高雄巨蛋來的寬敞,但明顯高陡很多,這次的位置遠在3樓,俯視而下,竟有腿軟的發毛感,若一個激動閃神,是很有可能直接滾到2樓的。或許是我在高雄的每一次經驗都是美好的,這次台北巨蛋的音響,感覺沒有高雄的好,我甚至聽出不下多次喇叭的破音,收音,顯然有改善的空間。

 

阿妹這次舞台設計,我認為略輸上一回的AMeiZING World Tour,AMeiZING舞台有濃濃的重金屬色調與味道,且演唱其間有完全不同意境的互換設計,可以如烈火的大紅熱情,也可以如冰鑽的白銀柔情,而動用的舞者,陣容也遠比這次烏托邦多,烏托邦的舞台熱鬧感明顯生冷薄弱了一點,變化不夠炫目。當然,這很有可能是因為我坐的位置太高,居高臨下的角度,效果大打折扣也說不定。

 

這次的『烏托邦』巡演,其實跟五年前的A-MIT演唱會精神頗為一致,講實際一點,其實是為了新專輯的宣傳性質居多。阿妹這次如預期地以『怪胎秀』一曲做開場,個人覺得這首歌很弱,不好聽,更不適合拿來開場,所以我必須直白的說,看過阿妹多次的演唱會,這次的開場最冷。不過2010 A-MIT演唱會當年,阿密特也才剛推出第一輯而已,曲目受限,但我必須要說,AMIT 1專輯真的五星級製作好聽,即使宣傳期距離當時演唱會不算太久,但幾乎專輯每一首歌都能琅琅上口,整場演唱會就顯得互動十足。當然,這點必須歸咎於我本身年紀可能與現實開始脫節,事實上,AMeiZING的演唱曲目,我已經開始附和的有些吃力了,而這次烏托邦的曲目,前一小時為了新專輯『AMIT 2』『偏執面』宣傳,演唱的都是新專輯歌曲,我當然很難跟隨,自然就有冷場之虞。好險,第二個小時之後,阿妹上台了,這才開始略減生疏感,氣氛很快的被炒起來、也救回來了。

 

阿妹是很上進的藝人,她一直求新求變的精神大家有目共睹,在我觀察,在『你在看我嗎』這張專輯開始,她就大膽嘗試了高比例跟世俗市場大大不同的曲風,說白了,就是你在KTV也很難去點來唱的高難度歌曲。而在AMeiZING時我聽到她演唱很多即使我很陌生的新歌,但卻又為她現場演唱的功力大大為之折服,而這次的烏托邦,同樣的感覺再次升起,雖然少了共鳴,但還是相當佩服。

 

其實我對阿情有獨鍾的歌曲幾乎都在豐華時代,挺可惜的是這次烏托邦聽到的豐華時代不算多,但又挺令我驚喜的,是她挑了不少當年非第一主打的歌曲,我尤其驚喜她終於把『一夜情』這首歌特別改編並比例吃重地表演,很喜歡這首歌(可惜編曲不比原曲好聽)。這次她也把超級芭樂歌『剪愛』完整地在台上演出,但由於過於芭樂,不僅這首,所有眾所皆知的老歌,阿妹都選擇讓觀眾唱,她充當指揮,一整個同樂會的模式,觀眾也樂的開心。

 

阿妹每一次的演唱會,曲目都不會重複太多,這是我看的到她刻意用心的一面。當然也不是說她的新歌我都完全無法接受,這次烏托邦的曲目安排有明顯的板塊分界,搖滾、抒情、舞曲、悲歌、趴歌….分門別類,壁壘分明,我還挺喜歡之中舞曲的設計,我感受到濃濃的DISCO復古感,節奏強烈,單純中顯大器,但又不會過於吵雜,那一段我最開心(強烈推薦『跳進來』這首歌)。

 

阿妹演唱會之所以大家都愛看,最大的主因就是她很能跟觀眾互動,她挑逗觀眾、哄觀眾、跟觀眾撒嬌的功夫更是一流,我最欣賞她總是三不五時會呼喚3F、2F這一群距離較遠的群眾,很多歌手往往一旦忘了招呼遠在天邊的歌迷,歌迷會有很明顯的『懶得參與感』,這次應該算是我距離阿妹最遠的一次,以前只要她唱快歌我們就會自動站起來,說真的,這次要不是阿妹特別招呼吩咐我們,很多次我是懶得站起來的。

 

4月10日這場演場會我們沒有看到神秘嘉賓的出現,事實上我認為,憑阿妹獨有的舞台魅力,根本不需要任何一位神秘嘉賓的陪襯。但我忘記曾幾何時阿妹已經放話演唱會從此不再安可,這點雖然我也支持(坐等一個未知數的感覺並不好),但總是少了一點期待驚喜感。不過這場演唱會台下的藝人來賓也不算叫人失望:李宗盛、張清芳、ELLA陳嘉樺….當然,還有幾位不夠大牌到阿妹唱名的藝人(好多追蹤的小喀藝人臉書都分享啦)。

 

阿妹依舊維持傳統,在演唱會中安插一段為同志發聲請命的橋段,這次更甚於AMeiZING將彩虹旗往身上穿,團隊特別製作了一大面足以完整覆蓋巨蛋第一排的彩虹旗,在阿妹演唱『彩虹』的同時,彩虹旗從第一排順勢傳展到最後一排,特區幫忙出力的觀眾無緣看見,但二三樓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這感動的畫面。可能是我太專注在為這震撼的畫面拍照,這次似乎比較沒有拍到同志親親的畫面,也難怪,因為大多被藏在旗子下,遮住了。

 

在看完4月10日這場演唱會後,隔天則發生台北巨蛋發函要求阿妹停唱『三天三夜』以免造成附近住戶震動困擾之新聞,一開始本來是很慶幸自己參與了、賺到了最後一場嘶聲吶喊的加入,但過了幾小時後,又傳解禁,只是換來的條件為:阿妹會要求觀眾不要跳太用力。儘管這是一條挺無聊的新聞,但把這段寫出來的原因是:『三天三夜』這首歌自己一個人欣賞永遠不覺得好聽,但每一場阿妹演唱會只要唱這首,大家清楚時至結束倒數,總是使出渾身解數,肆意瘋狂,連我這麼一個安靜寡慾的人,都難敵這麼狂HIGH的氣氛,幾乎每一場,這首歌都是最高潮。

 

看完演唱會,我左耳微聾,心想,坐在三樓都如此了,那坐在第一排的不知道是怎麼個慘烈下場?其實,整場看下來,我依然掛念著羨慕前排觀眾的幸福,阿妹的演唱會,真的還是要坐的夠近,才有夠勁的感染力,坐在3F,視線都高於舞台的屋頂了,連燈光都很難發射到這樣的高度,實在走味很多。但是,阿妹的演唱會短期內勢必還是一票難求的局面,有位置都是值得慶幸的美事,只是,看看五年前我對阿妹說過『….好膽你就來,我一定奉陪』的這句話,眼看也終將難成一句不變的承諾了。

    全站熱搜

    老頭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