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
彼得傑克森
【演員】
伊利亞伍德 Elijah Wood
維果墨天森 Viggo Mortensen
麗芙泰勒 Liv Tyler
奧蘭多布魯 Orlando Bloom
伊恩麥克連 Ian McKellen


【劇情】

  連續兩年【魔戒】系列電影:【魔戒首部曲:魔戒現身】【魔戒二部曲:雙城奇謀】都榮登影史十大賣座影片,在台灣也分別創下兩億五千萬及三億三千萬台幣票房紀錄。今年年底與全球同步上映的【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將上看四億台幣票房,篤定是今年全台最賣座電影。改編這部全球閱讀人口數量僅次於聖經的奇幻文學經典,【魔戒】系列電影,象徵一個片廠敢於冒險的雄心、一名導演恢宏超越的視野,以及費時七年、多達2700名工作團隊和26000名演員,耗資兩億七千萬芵金共同打造的心血結晶,伴隨著這份成就,【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也將強勢問鼎2004年奧斯卡最佳影片。

  故事隨著哈比人佛羅多與山姆、咕嚕前往末日山脈,甘道夫、勒苟拉斯、金靂、法拉墨也正積極對抗索倫魔君,捍衛中土世界,直到最後聖土瑞文戴爾的陷落,亞拉岡將拾起王者之劍重掌剛鐸王位,「為佛羅多爭取時間」,並在帕蘭諾平原展開奇幻文學史,甚至是影史上最壯觀的浴血戰役。沒有苦難,就沒有勝利;唯有犧牲,才能成就自由。摧毀魔戒的經歷,是一段考驗人性的旅程,也是一項必須完成的使命,結局是美麗的凱旋,卻也伴隨著令人惋惜的失落。

  導演彼得傑克森表示:「托爾金長達一千頁的史詩鉅作中,【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是最精采也最感性的一部。之前分歧的每一條故事線都會繞回來,是最緊湊精彩的地方。」坦言拍攝前兩集都是為了這集完結篇【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導演矢志讓【魔戒三部曲】這樣一部史詩巨構成為影史永遠不會被遺忘的經典。

  在完結篇【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上映前,台灣地區仿照全球,舉行【魔戒】三集馬拉松放映計畫。自12月5日週五晚場起至12月12日,將上映加長版【魔戒首部曲:魔戒現身】;爾後,12月12日週五當晚更換映演加長版【魔戒二部曲:雙城奇謀】,持續映演到12月17日週三全天;最後12月18日週四當天起,連續映演加長版【魔戒首部曲】【魔戒二部曲】後,隨即與全球同步上映完結篇【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

  遠征隊的旅程即將劃下句點。

  索倫(魔眼)在它最後一次與人類交手時攻擊了剛鐸國首都米那斯提力斯,這個曾經叱吒風雲的帝國從沒任何一個時候比此時更企望著它的君王。但是,亞拉岡將可以找尋到他所需要的力量,發揮他與生俱來的天賦,並走上注定的宿命嗎?

  如同甘道夫想盡辦法要發動殘破的剛鐸大軍,希優頓也整頓了洛汗國的戰士準備加入戰局。即使充滿勇氣和高度忠貞,即使有伊歐玟和梅里躲在他們裡面,卻仍然完全不足以與對手為敵。任何一次勝利背後都必然有壯烈的犧牲來成全;儘管不停遭受重大失落,遠征隊還是持續前往他們這一生最重要的一場戰役。他們合作無間要分散索倫的注意力,好讓佛羅多得以有機會完成他的使命。

  跋涉過艱險的敵國土地,佛羅多越來越依賴好友山姆、咕魯,當然還有魔戒;他將繼續考驗自己的忠誠以及人性中所有的堅強和軟弱。

  新線影業發行的【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是小說家J.R.托爾金史詩小說中長征旅程的最後一段,即【魔戒三部曲】的最後一集。由彼得傑克森繼續擔任導演、共同編劇和製片;【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講的是一場充滿熱誠和決心的追尋之旅,途中與各色角色的關係,甚至和對手之間的互動,故事告訴我們勇氣、承諾、執著,甚至是渺小的我們,都可以改變這個世界。

  作為這趟遠征的終段,電影將熟悉的故事結合了感性和深刻的深層意涵,充分展現出托爾金原著激勵每位讀者心的那種力道,而此部分使彼得傑克森讓【魔戒三部曲】這樣一部史詩巨構成為影史永遠不會被遺忘的經典。

  新線影業毅然決然接下這部片可以說冒著極高風險在實踐一件空前絕後的計畫,等於對彼得傑克森將托爾金巨著搬上大銀幕投下非常驚人的賭注。「我們對彼得傑克森有足夠的信心,也相信托爾金小說不受歲月影響的忠實讀者會願意進戲院來看這幾部電影,」製片麥可林補充說,「所以,儘管從任一方面看來都顯得冒險,但我們覺得值得一試。」

  雖然薛恩知道彼得傑克森將打造出一部聲勢浩大的史詩,但最大的驚喜還是來自導演和一干優秀演員帶給了【魔戒三部曲】動人的感性。「【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的每一個演員都使盡渾身解數表現出最好的一面,」製片們說,「導演和這些演員間的彼此信任與尊重顯示出傑克森是一位可以離演員很近的導演。電影的動作場面壯觀無比,可是演員們的表演更令人屏息。」

故事劇情的行進

  【魔戒三部曲】絕對是最能傳達出托爾金同名暢銷小說精神的作品,「我們所關心的每一條敘事主軸都主導著這個故事,包括角色們這趟路上的所見所聞,他們所在乎的事,他們為何而戰,他們的朋友因為什麼而失去生命…。」彼得傑克森評論說,「這些都會不斷有它的高潮迭起,絕不會一成不變。【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是三部裡面最感性的一部。

  規模龐大的史詩壯闊並不影響【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對於每個人物在心裡遭受拉鉅和與自己對話的戲劇張力。「每個人都將有屬於他們自己感性上的解答,我們在故事提到的每一個人物也都隨著這個故事的發展不斷提煉自我的發展,學習什麼是愛。我想這就是為什麼【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可以讓觀眾笑淚交織。

不情願的國王

  【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片名中的國王指的是維果墨天森飾演的亞拉岡,他是剛鐸國的繼承人,但他卻不想要這一切,反而偽裝成躲進行蹤神秘的騎兵隊,這支隊伍秘密進行對索倫的軍事攻擊。但是剛鐸國的王位沒有人,整個國家正面臨了危機,隨著索倫對中土世界的全面示威和進攻,該是亞拉岡回到命運指引他的路上時候了。「要怎麼樣才像是一名國王?」彼得傑克森說,「你要讓自己成為什麼模樣?你要怎麼說出『我就是你們必須追隨的那個人!』,我覺得他面對的天人交戰正在於他發現自己竟然可以擁有多大的權力。」

  看著整個家族的人不惜任何手段地爭權奪利,亞拉岡對於自己正是那個可以扭轉一切的關鍵感覺矛盾。「他是要繼承王位的人,也是米納斯提斯這個位置最有能力的人選,但他卻不確定到底要不要擔任領導人類這個角色。」傑克森評論道,「亞拉岡需要相信他國家人民具有的善性。」

  墨天森認同亞拉岡將真實的自我藏在浪蕩不羈的外表下,認為這同時也是和自己的內心以及更大的外在世界保持距離的方式,「像亞瑟王或摩西這些不同於世界和時代的人,也都是從凡人身邊出來,亞拉岡也一樣;但他們身上背著使命,必須去完成命運交給他們的任務,承受人類在過去與未來的一切。」

  對亞拉岡來說,就是這頂王冠誘惑並終於消滅了他的祖先,權力這種東西將會摧毀造就他的所有東西和他這個人。亞拉岡在旅途中尋找的正是擺脫權力的清明領導。「玩耍權力的下場會是賠上整個城市在敵人手裡,」共同編劇菲力普波伊說,「許多人死於這原因,亞拉岡將之視為他的責任,他要出面救人民的生命,也一定非做到不可。他的動機是單純的,這就是他不曾受到魔戒誘惑的原因之一,因為他不是為了權力才去爭取的。」

  索倫帶領的大軍也帶來這段時間裡無法抹滅的死亡等悲劇,亞拉岡的旅程必須面對「亡者之道」上曾經背叛過他的祖先的先靈,這是一條他踏上就回不了頭的路,但他毫不遲疑,不只是為了驅趕走死亡陰影,也為了保護他所愛的人。「對我來說,這故事關於如何面對死亡,以及愛的人不在了我們該如何應對。」墨天森說。

  展開遠征隊這段旅程(也是把佛羅多送進魔多國)的甘道夫(伊恩麥克連 飾演)得面對這個角色汲汲營營追求的東西所帶來的後座力,他不再是個睿智清明的冷眼旁觀者,甘道夫融入其中並使勁追求著勝利。「某方面來看甘道夫像是一場戰爭裡的將軍,」編劇波伊說,「是他展開並促成一切的發生,他也必須為付出這麼大一筆賭注肩負責任。權力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無處不在的人性善惡

  佛羅多是魔戒守護者,他被交付了最重要的使命,要把魔戒送到末日山脈,這是唯一可以將它焚燬的地方。但是隨著旅途前進,佛羅多頸上的魔戒越來越沈重,讓他開始生病,從他身上偷取能量與其他質素。「於是你將會看到佛羅多的轉變,再也不像原來的他。」伊利亞伍德說。

  看到眼前的咕魯作例子,他知道還不只是這樣,魔戒還將會對他做出更多。「佛羅多終於瞭解魔戒到底是什麼,」編劇波伊說,「他明白這樣東西的本質,以及這將會毀了他。魔戒的武器像是絕望,但他至少有山姆的友誼繼續支撐他,他們必須堅持下去,沒有選擇,只能認清他們背負的使命。」

  中土世界裡最具有知識的,例如甘道夫和凱蘭崔爾,都瞭解這無所不在的人性裡的善與惡,無論是鄰居、陌生人、仇人,或更重要的,他們自己的內心裡。他們甚至不願意碰到魔戒,它的圖騰和具有的力量讓咕魯變成那個樣子,並正影響著佛羅多。「咕魯象徵了人性的醜惡面,」飾演(配音)咕魯的安迪賽奇斯表示,「當我希望用不帶批判的眼光來看這個角色,不只是留著鼻涕、性格邪惡扭曲的惡靈,我們從他身上看到了人類對於慾望的野心的執迷,那是每個人都有的黑暗面。」

  一直陪在佛羅多身邊的是山姆,「佛羅多和山姆有著深摯的感情,他們一起經歷面對所有的挑戰。」傑克森說,「佛羅多是魔戒守護者,是唯一拿有魔戒的人,但隨著越接近末日山脈,每一步對她來說就越不容易。」

  山姆從來沒有丟下佛羅多,即使魔戒(和咕魯)在它們之間開始成為衝突的來源,這個朋友的常在身邊,彷彿提醒著他哈比屯那個家才是他最終的歸屬,那是比魔戒更早進入他的生命的。山姆把他們的友誼,甚至是佛羅多的安全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山姆的忠誠和決心或許細微,卻大大影響了很多事情。「托爾金在設計山姆這條敘事線真的很棒,這個角色是『他的決心堅毅不移,只有死亡才能讓這一切改變。』」彼得傑克森說,「我想我們都會為此深深感動。」

不幸的英雄

  伊歐玟(米蘭達奧圖 飾演)和梅里(多米尼克摩納漢 飾演)被留在洛汗國前哨登哈洛,因為她們是女人和哈比人。「伊歐玟對於自己在洛汗國土上卻因為女性緣故無法施展非常不滿意,」傑克森說,「她有著戰士的靈魂。她也想捍衛自己的人民,她想要保護自己的國王叔叔,也是她為之著迷的對象。所以我們會看到她在這場戰爭中得用迂迴方式參與,當然當她身在其中時候也必須面對裡頭的恐懼。」

  伊歐玟的搭檔是梅里,他也因為這場戰爭有所改變,「從他眼中看的戰爭充滿了可怕的事情,」摩納漢說,「梅里陷入這樣情境,到處是汗水、血和眼淚,身在其中簡直是煎熬。但這些都沒有動搖梅里堅持下去的決心,他和其他人一樣,都願意為了朋友與這個世界奮戰到底。」

  在這場戰役的關鍵時刻,他們的勇氣和忠貞將幫助他們對抗敵人勢力龐大的火力。

父與子

  「在第三集裡,有很大一部份探討了父與子的關係,」編劇波伊說,「就像是咕魯等待你去挖掘的精神分裂一樣,你可以從父子的角度來看這個故事。」

  【魔戒三部曲】中,所有的父親最後總會回到兒子身邊,而父親或女兒也總被賦予和自己父母全然相反形象的宿命。例如希優頓強力反對伊歐玟加入戰爭,但她卻在軍隊裡扮演了重要一員。

  因為對亞玟的愛,以及希望她能留在身邊,亞拉岡走上了和代理父親愛隆期望完全相反的路,正是這樣的衝突注定了亞拉岡得走「亡者之道」這一遭,因為愛隆要重新打造王者之劍,交給亞拉岡,交付出祝福和力量。甘道夫就像是遠征隊全體隊員的父親,交給最脆弱的兒子最艱難和嚴厲的使命-到末日山脈摧毀魔戒,卻又在佛羅多最需要他的時候無法在身邊。

  不過最打動人的一段關係則介乎迪耐瑟(約翰諾伯 飾演)和兒子波羅墨(西恩賓 飾演)和法拉墨(大衛溫漢 飾演)之間。

  一直掌管著群龍無首的剛鐸國的攝政王迪耐瑟,為了兒子波羅墨之死甚感傷心,並且把錯推到法拉墨身上,認為是他錯失了機會,沒有把魔戒帶到剛鐸國來才會發生今天的局面。「波羅墨是迪耐瑟最重視的人,他簡直像是迪耐瑟的鏡子,」諾伯說,「相較於法拉墨的溫文,波羅墨驍勇善戰多了。失去波羅墨讓迪耐瑟非常痛苦,甚至自己都不想活了。」

  為了罪惡感或純粹是生氣,迪耐瑟將法拉墨送上他打不贏的戰爭,要他去迎戰墮落之城奧斯吉力亞斯的半獸人,法拉墨心甘情願地接下交付。「法拉墨直率而一點都沒有政客的心機,」大衛溫莫說,「從某方面來說,他的父親不信任他,甚至還把它送上他的個性根本不適合的位置,他被迫領著大軍在極端艱難的困境下掙扎著殺出血路。但是法拉墨深愛也相信自己的父親,不惜犧牲生命要換取父親對他的認同。他心裡清楚一旦進了奧斯吉力亞斯就再也回不了頭,但他願意為了中土世界、為了剛鐸國,用自己的生命來捍衛。」

  「這次出征一點機會也沒有,」編劇波伊說,「但這舉動的本身卻是有英雄氣概的,裡面有著一位年輕將軍只為了獲得父親的愛,甘願承受一切苦難。甘道夫對他說,『你的父親愛你,他最後一定會記得你,所以不要輕易放棄生命。』,在戰爭中,人們其實總是為了另外的生命不惜托出自己的生命。」

接受和寬恕

  洛汗和剛鐸國一直處在一種緊張關係中,但它們同時面臨敵人的包圍,將彼此的資源和戰力集中在一起,成為兩國活下去唯一的選擇。

  洛汗和剛鐸要聯手對付共同的敵人,侏儒金霹(約翰瑞斯戴維斯 飾演)和精靈勒苟拉斯(奧蘭多布魯 飾演)也加入行列。雖然它們在這場戰爭中各有自己的立場和關切,但它們卻越來越依賴有彼此的陪伴,為了生存也為了友誼,這份情誼超越了種族和偏見。「就像遠征隊成員一樣,我們明白要和平共存的不二法則是隨時自我警惕並保持同情心。」維果墨天森說,「對自己也對他人的同情,特別是那些想傷害我們的人。我們必須瞭解我們之間並沒有所謂絕對的差異。」

  「對我來說,電影中的角色展示了生命的光明面。」攝影指導安德魯賴斯說,「電影並沒有刻意要推銷任何意識型態、宗教或哲學,但我們從裡面瞭解了世界上本來就有這麼多差異,而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去擁抱這些不同。假如人們可以用正面和多一點關懷的方式去面對這世界,也許就可以消弭這許多不幸和衝突,改變人的本性。【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就是講人怎樣達到這個目標的最好例子。

希望與團結的力量

  在索倫強悍的大軍和聯合要對付他的另外一頭之間,催生了「希望」的真義。就算如同甘道夫看哈比人一樣,或許成功機會不大,但「希望」絕對是最重要的事情。

  每一場戰爭,勝利的背後總有太多必須付出的苦果,但只要留有一線希望在心底,人性中的善良就有機會繼續存續。亞拉岡看了太多醜惡的廝殺爭奪,難免有懷疑,但亞玟(麗芙泰勒 飾演)願意犧牲她永生的機會,甚至是生命,來支持亞拉岡,積極地追求對人善性的理解。「托爾金認真地刻畫出那些住在人裡頭最美好的特質。」編劇波伊說,「而這種想法尤其由亞玟來體現,她從沒懷疑過人類是美好的,是可以有未來的。」

  支撐著角色們繼續前進的動力不是因為要證明自己,他們相互依賴,一起打這場仗,每個人都離不開群體,當然他們的信心也會受到考驗,人性裡的善性不停被考驗和試探。在寫劇本過程中,幾位編劇們相互提醒著不要忘記人類共通的深刻人性,那些好壞夾雜,有堅強有軟弱的特質。「這些是我們每天要應付的命題,」編劇波伊說,「你如何感覺到其他人的愛?生命的背後、的下一步是什麼?你要如何說再見?托爾金將人情感裡最細緻和珍貴的特質寫得淋漓盡致。善與惡沒有休止的永恆爭戰也在裡頭,即使是最黑暗的時候仍然有美好的事情;就像有一幕,在魔多國,佛羅多睡覺時,山姆抬頭看著天,無垠的黑夜裡綴著一顆皎潔的星星,人的世界也是如此。」

  「最吸引讀者的是角色人性貼適的描寫。」製片兼共同編劇福藍瓦許說,「我們希望能把這些同樣傳達給電影觀眾。」

  「甘道夫和其他人物經歷了不凡的驚人時代,而些對人本質的逼近和探求也是有力量的。」伊恩麥克連說,「所有的角色都可以看做有著神奇魔法的不平凡生物,卻也可以是沒有超能力的凡人,他們所反映出來的是作為人類要面對的所有經驗。每個人都要接受嚴格的檢驗,他們到底能夠存活嗎?他們有盡到自己該盡的責任嗎?」

永遠不會結束的故事

  即使故事完成在半個世紀以前,《魔戒三部曲》禁得起歷史的考驗,仍然和我們的生活可以做出種種貼合的指涉。在最黑暗,戰事頻仍的年代裡,讀者相信托爾金以這部巨著對戰爭和軍事行為做出評論,「我出生於1939年,我不會是我們這一代唯一一個相信托爾金其實用了許多當時的政治和軍事名人作為他小說的圖像。」伊恩麥克連說,「托爾金曾經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並在兒子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服役於法國北方期間寫下《魔戒三部曲》,也許今天沒有像索倫這樣的人物,但那時候是有的。位在歐洲的中心,有那樣一個人試圖控制一切,而全世界聯合起來反擊他。」

  克里斯多弗李補充說那些聰明、有權力卻心術不正的人(像巫師薩魯曼)需要有完全對立的角色來與之制衡。「托爾金用甘道夫來和薩魯曼作對照,就像是一枚銅幣的正反兩面。你將看到正義和邪惡,以及它們背後一切永無休止的爭戰。不管在世界哪一個角落的任何一位觀眾,都不會對這樣的衝突感到陌生,我們一直都知道這些事情天天在近處或遠方上演。」

  「我覺得《魔戒三部曲》可以永遠受到愛戴是因為它很真實,」監製奧德斯基說,「也因為這裡面講的都是永恆的人生命題,它不會因為時空變遷而有所改變,觀眾永遠可以在裡面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幾個世紀以來,人性原型的奧秘一直是希臘、羅馬和挪威神話取材的依據,從東方到猶太與基督教寓言,再到莎士比亞作品,都可見這樣取之不竭的故事題材。這些人類的共同心境和體驗正是這些作品能夠跨越時間和空間侷限的原因。「神話就像宗教一樣,你必須不斷去與時俱進,注入新的活水,這樣它就不會面臨消亡的一天。」維果墨天森說,「我覺得托爾金從這些普世經點與凱爾特傳說中取材,並增加和重新賦予它們新的面貌,讓每個世代的人都能感覺熟悉,這是我熱愛這部小說的原因。而現在彼得傑克森也正在為我們這一代作相同的事情。」

  在戰爭的激烈下面,其實是最緊實的一個關於「人」的故事,「這是關於內心的勇氣,關於真摯的友誼,關於智慧怎麼對抗這世上的愚蠢和不公義。」伊恩麥克連說,「故事並不是特別要鎖定這些,但過程中很自然就會帶到其中深奧的內裡,而【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導演彼得傑克森是個優秀的說故事高手,他也在電影裡展現了這樣的味道,這就是為什麼電影可以和小說一樣博得世人的喜愛,並且將一直繼續下去。」

  「尤其像托爾金的是,彼得也帶領我們走上一段旅程,他的深遠和壯闊就像我們的歷史一樣。」視覺特效理察泰勒說,「它對歷史的精確和認真已經到了一種驚人的程度,不過,任何一段歷史都會有這些我們熟悉並覺得心動的故事。愛、仇恨、惡劣和嫉妒等各種激烈的情感推動了世界的運轉,並創造了歷史,如同托爾金小說裡寫的一樣。現在輪到彼得傑克森接棒,他讓這些角色和事蹟重新在我們的時代裡活了出來。」

  【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每個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一段路要走,他們承受的苦難,他們做出的犧牲,這些都會在今天的世界裡持續迴盪。「對於今天或明天的苦難,並沒有簡單或永恆的答案,」維果墨天森說,「一把劍仍然只能是一把劍,不會是別的;真正有力量的武器是人的智慧和善性,只有這些才可以帶領我們超越,不管是在【魔戒三部曲】中的中土世界或我們生存的今天。」

「如果你想知道電影接下來會演什麼,只要看看伊利亞伍德的動向即可,看看可憐的佛羅多會遭遇到什麼!」  在【魔戒二部曲:雙城奇謀】的最後,聖盔谷那場大戰雖然告一段落,但卻跟著是中土世界的戰役上場。「聖盔谷那只是個打了場小仗,」彼得傑克森說,「這回才是真正大戰的揭幕。這回交戰將會決定未來,薩魯曼到底會不會得逞,又或者是人類將得到最後的勝利?」

  遠征隊還是分頭努力,一邊是亞拉岡、勒苟拉斯、金霹加上洛汗國的希優頓;另一頭則有梅里、皮聘見證了薩魯曼位於艾辛格的高塔受到精靈族的摧毀;而佛羅多、山姆則繼續前往末日山脈,咕魯帶他們前往另一段未知的命運。

命運降臨剛鐸國

  從【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一開始,皮聘因為好奇,把手放在薩魯曼的真知晶球上,但這玩意卻是和薩魯曼的眼睛直接相通,讓黑闇君王(索倫)以為皮聘就是保管魔戒的人。「甘道夫知道皮聘陷入最危險的處境,而其他人會想辦法前來救他出去,」飾演皮聘的比利包伊說,「甘道夫覺得唯一可去的安全地方剩下米那斯提力斯,所以皮聘將在另一個國家展開一段全新的冒險。」

  這也是梅里和皮聘打旅程一開始第一次分道揚鑣,「它們兩個簡直就像是合為一體那麼要好,作什麼都在一起,但被分開以後,他們仍然把對方視為自己最重要的朋友,他們都認為這段友誼是他們所擁有最珍貴的禮物。」

  進入白城以後,甘道夫和皮聘騎著影疾到距離地面有一千呎高的地方,聖王宮裡作為權力象徵的剛鐸國的聖白樹凋萎了。因為亞拉岡的祖先曾作了不名譽的事,米那斯提力斯這城市完全失去曾有的氣勢,現在由迪耐瑟接管。「剛鐸國的統治大權由宰相,也就是後來的攝政王負責,」彼得傑克森說,「迪耐瑟是波羅墨和法拉墨的父親,也是主事剛鐸國的攝政王。飾演他的約翰諾伯非常稱職。這個角色承受著很大的壓力,因為魔多的勢力越來越龐大,開始對剛鐸國造成威脅。」

  迪耐瑟已經失去了對人性的信心,親自看了真知晶球後,迪耐瑟自認為已經看到了整個帝國的毀滅。「他從來沒有當過真正的國王,他只是代理的攝政王,」諾伯說,「他知道他只是在等待,照顧這個國家並不是他分內的工作。迪耐瑟眼中一切都大勢已去,再也難挽頹勢,他覺得心灰意冷,對活著也沒興趣了。」

洛汗和瑞文戴爾的失落和死亡

  穿越了依多拉斯的平原,亞拉岡加入了希優頓王的軍隊準備迎接戰爭,金霹、勒苟拉斯也加入其中。

  在洛汗國的登哈洛,亞拉岡也看了真知晶球,他看到索倫王和蒼白而奄奄一息的亞玟,但是亞玟為了亞拉岡早就表明願意放棄永生,成為一名凡人。「亞玟還是相信他和亞拉岡會有未來,」麗芙泰勒說,「她寧可帶著希望死去,也不要雖然永生卻沒有深愛的人在身旁。並且不論情況有多艱難黑暗,她總是抱著希望。」

  「她能好好活在這世界上的機會越來越渺茫,」彼得傑克森說,「她一天天變得虛弱,開始像是要與時間賽跑,看黑暗完全將她吞噬之前,亞拉岡和佛羅多是否可以凱旋歸來。」

  對她的父親愛隆(雨果威明 飾演)來說,她放棄永生的決定像是將他判處死刑,「他明白這個結果意味著他終將死亡,」雨果威明說,「亞拉岡是人類,而他的女兒是精靈,但女兒決定要追隨終究會死亡一天的人類亞拉岡。」

  亞玟說服父親將祖先流傳下來的劍-安都瑞爾給亞拉岡,這是由從索倫手中砍下魔戒的埃西鐸所擁有的納希爾聖劍重製而成的。「納希爾聖劍的碎片存放在瑞文戴爾長達數千年,亞拉岡要用這把劍去對付索倫,身為亞拉岡養父的愛隆促成了他拿到這把劍。」

亡者之道上的亞拉岡、金霹和勒苟拉斯

  亞拉岡鼓起勇氣,之道自己一定得越過位於登哈洛上方白色山脈中的亡者之道,從來沒有人能從這條路上生還。「曾經有人被困在這裡,他們發誓要效忠埃西鐸卻又被索倫收買,」維果墨天森解釋說,「在剛鐸國面臨危急存亡的時刻,他們背叛的不只是埃西鐸,也背叛了人類和精靈,這些要對抗索倫的好的力量。因此在戰爭之後,他們被詛咒變成幽靈待在這個地方,直到埃西鐸的傳人召喚他們。」

  作為王位的傳人,亞拉岡不只是唯一能夠釋放這些靈魂的人,讓他們與他到米那斯提力斯並肩作戰來重拾對他的尊敬,他還有一個重要課題是克服對他們自己的懷疑。「假如你不夠專注或動機不單純,這些都會導致失敗,就算身上流著王室的血也不例外。」墨天森解釋說,「亞拉岡所做的決定並不討大家歡心,許多人都覺得他背叛了國家和人民。沒有人能夠活著離開那座山,這將是最困難的時刻,因為亞拉岡是最優秀的戰士,而這正是他們最需要他的時候。」

  希優頓意志堅定的姪女伊歐玟,有非常豐富的理由想要亞拉岡繼續留在驃騎國,「她無法相信亞拉岡會就這麼離開,因為這簡直像是自殺。」飾演伊歐玟的米蘭達奧圖說,「他為什麼不留下來和大家抵禦外侮,這讓洛和國人民感到失望。她相信亞拉岡是唯一可能帶領大家獲得勝利的人。我覺得她也抱著希望或許兩人之間有些什麼情愫可以拉住他,因為她非常愛他。當亞拉岡離開時,伊歐玟失去了很多東西,她覺得很絕望。」

  金霹和勒苟拉斯堅持加入亞拉岡的旅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離開他,「金霹對亞拉岡始終有著尊敬和一份關心,」約翰瑞絲戴維斯說,「當然,當他是國王身份後,這份同袍之情也轉為敬畏,他明白亞拉岡是天生的領導者,注定要統御現在最需要他的人民。」

  三個性格各異的戰士變成像親兄弟一樣,「他們也經歷過對彼此的保持離和不信任,但後來漫漫培養出深刻的情誼。到最後,他們為了彼此可以做出任何犧牲,他們一起經歷最艱難的時刻,卻依然留在彼此身旁。」

伊歐玟和梅里在登哈洛

  希優頓和他的洛汗國戰士開始往米那斯提力斯前進,即使驃騎國正需要兵力,他們還是堅持留下伊歐玟和曾是洛汗國侍從的梅里,,即便伊歐玟是個受過訓練的精良戰士,卻因為她是女生,剝奪了她和哥哥伊歐墨一起上戰場的權利。

  「伊歐玟不想被留下來,她和梅里同病相憐,因為希優頓甚至都為梅里做好了制服,讓他當侍從,卻還是不讓他到最前線。就像她一樣,梅里也無法如願上戰場,他擔心自己的朋友,而且都已經走了這麼長一段旅程,竟然在這個時候不讓他參與?」

  伊歐玟將哈比人梅里偽裝成人類,把他帶在身邊,「你在這部電影中並不常從哈比人的眼裡看到戰爭,但梅里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戰士。」飾演梅里的多米尼克摩納漢說,「他潛入軍隊,如願地奮勇殺敵。」這場於剛鐸國首都米那斯提力斯外的帕蘭諾平原展開的大戰讓聖盔谷陷入一片廝殺,「彼得傑克森堅持這場戲一定要發生在帕蘭諾平原,除了從哈比人眼光來看它,也是促成了絕望的意味。不管是洛汗騎兵隊、梅里、伊歐玟、希優頓或伊歐墨都牽涉其中。」

  「就某種方式來看,我們都是哈比人,」彼得傑克森說,「他們代表的是沒有經歷過戰爭的天真單純,不知道什麼是衝突,卻突然發現自己身陷其中。」

帕蘭諾平原的勇氣和榮譽

  甘道夫主導這場在米那斯提力斯展開的攻防戰,「索倫採取攻擊位置,將面對整個與他為敵的中土世界聯盟,包括亞拉岡和、洛汗王希優頓和甘道夫的聯手出擊。」伊恩麥克連說。

  他下令軍隊啟動大型彈射器,瞄準來勢洶洶的半獸人。剛鐸國弓箭手的箭雨成為米那斯提力斯之戰最壯觀的景象,但是儘管是剛鐸國的大門也抵擋不了破城槌葛龍德的火力,半獸人開始攻下第一圍,「城市能夠支撐的時間有限,」彼得傑克森說,「破城槌的威力太強大,這個由七層組成的城市,士兵們開始節節敗退。」

  安格馬一個幽靈殺進了城市,挑戰甘道夫,但當他逼近時,同時傳來洛汗國到達的消息,「驃騎國主要由騎士組成,那種騎士專屬的榮譽感、義氣和勇敢,他們到米那斯提力斯想盡份心力。」

  遠征隊一開始曾經希望,帕蘭諾平原這場戰役將可以催生洛汗國和剛鐸國的聯軍。「甘道夫打的是一場非常辛苦的仗,」彼得傑克森形容說,「他的能力遜色於對手,人手也不夠,他沒辦法再捍衛這座城市。這時候,驃騎國出現,情勢大逆轉。」

  希優頓和他的人馬,包括伊歐玟和梅里,對付騎在大怪獸背上衝鋒陷陣的半獸人,加入半獸人陣容的是騎著大象的哈拉德林族,現在要成功就要靠甘道夫的領導策略奏效。   「米那斯提力斯是一場關鍵性戰役,絕對不能輸,」伊恩麥克連評論說,「一定要突破重圍,每個人都不能掉以輕心,中土世界很可能就在這一刻告終。」

  敵人一邊進攻,驃騎國和伊歐玟、梅里也都把握機會報仇,為他們的朋友奮力一擊。

  在半獸人和人類交戰得正激烈,甘道夫作了一個決定,要繼續前往末日山脈。「不管是陣容浩大的軍隊、亞拉岡或甘道夫睿智的策略,所有發生的事唯一關注焦點就是『我們怎麼再給佛羅多一次機會?』!」監製奧德斯基說。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佛羅多、山姆、咕魯在摩多

  越過了中古世界,抵達西力斯昂哥,咕魯設計佛羅多,讓他把山姆給丟在後頭,「咕魯城府很深,」安迪賽奇斯說,「他懂得保握時機,並且一路上都在打山姆的主意,我們開始發現咕魯潛藏的另一個他的個性和我們原來以為的有點不大一樣,這個邪惡的一面想辦法要拆散佛羅多和山姆。」

  咕魯成功地把佛羅多和山姆分開,山姆跟著咕魯進了一個潮濕黑暗的房間,有東西正等待他的到來。「那是一隻超大蜘蛛屍羅,佛羅多甚至從來不知道有蜘蛛這種東西,」伊利亞伍德說,「佛羅多必須穿過隧道到另外一頭去,咕魯遊說他說這是他們要到黑暗之門唯一的方法。當然,這一切都是精心設計的騙局。」

  遂到裡面,牆上掛滿蜘蛛網,可以看到有人曾在此受害的殘骸,咕魯把佛羅多獨自丟在大蜘蛛屍羅旁邊,「這個地方非常嚇人和黑暗,佛羅多也明白這很可能就是他注定逃不掉的厄運,」伊利亞伍德形容說,「他開始發現不對勁,警覺到史麥戈(咕魯本名)和這事脫不了關係,但這時候已經進退兩難,只好硬著頭皮迎戰。他必須繼續前進,他覺得自己好像一步步往死亡走去。」

  雖然佛羅多整個人幾乎動彈不得,山姆卻沒有放棄他的朋友或這段往摩多前進的旅程。他們的旅程還沒結束,摧毀魔戒的使命尚未完成,但佛羅多開始覺得不行了。「佛羅多受魔戒的影響變得很虛弱,」伊利亞伍德說,「他沈迷其中無法自拔,沒辦法好好思考,深深為其困擾;他不記得夏爾,他開始失去他身上最真實的本質,在某種角度來看,他幾乎要失去靈魂了。」

  他開始不良於行,眼睛幾乎看不到東西,佛羅多越來越依賴山姆來完成他的任務,「已經到了佛羅多沒辦法走,山姆甚至要背他的地步。」伊利亞伍德說,「在許多方面來說,山姆是個真正的英雄,因為他總是讓一切不要失控,全力幫助朋友,不計較得失對錯,不問回報,只覺得自己一定要做這些事。山姆是不遜於佛羅多的英雄,在佛羅多最需要的時候傾全部力量來赴湯蹈火。」

  「山姆給他的是那種平凡卻堅定的支持和力量,」編劇波伊說,「有些人能力優秀卻是用在壞的地方,有些人則盡力做出貢獻,山姆成為佛羅多對真實、高尚、善良的試金石;這也是他所珍惜不已的。」

  就像其他哈比人夥伴,山姆在最後一章才展現出隱藏許久的實力,「山姆一直處於配角地位,感覺是佛羅多忠心耿耿的隨從,」監製奧德斯基說,「他是那種會成為開玩笑對象的甘草人物,大家都覺得他不聰明。

終章:佛羅多的試煉和王者重臨

  穿著祖先的盔甲,胸上別著象徵剛鐸國的白樹,配著名劍,亞拉岡領著浩浩蕩蕩西進。他們的運氣不好,卻沒有因此放棄希望,「所有角色都將背水一戰,盡全力來支持佛羅多的使命,即使不能和他一道往末日山脈前進,」彼得傑克森說,「索倫和軍隊到處找他們,他們必須用聲東擊西的方式吸引索倫的注意力,這樣佛羅多他們才有機會完成最後一段。」

  幾千呎高的地方是末日山脈的火山公園還有索倫第一次鑄造魔戒的鎔岩坑,魔戒只能回到這裡才能被銷毀。但當佛羅多和山姆好不容易抵達,有東西陰魂不散地跟了上來,那是…咕魯!

  想要走到最後一步,佛羅多必須付出最大能量和意志力,不過還好始終有山姆陪在一旁。「他們並肩作戰,」伊利亞伍德說,雖然他們只是矮小的哈比人,也沒接受過這麼偉大的責任,但他們還是抵達最終目的地;也許這正是在告訴我們,只要下定決心,我們什麼都可以做到。」

  但是正義獲得勝利的代價是什麼呢?彼得傑克森問道,「誰必須受苦?誰會覺得失落?當角色們學會愛人,他們同時也要遭受怎樣的苦痛?」

  「結果是美麗的凱旋,但同時也有所失落,」維果墨天森說,「每個人都會遭受一些苦果,甚至犧牲了一些生命,每個角色都要為他們做出的每個選擇付出代價。」

  「我們所認識的每個人物都將發生一些轉變,」彼得傑克森說,「對飾演的演員來說這是非常美好的經驗,希望對觀眾來說也是如此。」

導演彼得傑克森的一段話

  「我過去的七年都花在【魔戒三部曲】的編劇、製作和執導上,這是一趟極其艱苦的旅程,和故事中虛構人物佛羅多或山姆經歷的比起來,並沒有太大不同。沒有太多的睡眠時間,沒辦法好好過正常人的生活,而後來有段日子,我們全部人都掛心著到底這部浩大史詩該如何作結呢?」

  「我們花了兩年在前製作業,接著是274天的正式拍攝,然後花三年來作後製。每個階段都是前所未見的嚴苛挑戰。每當遇到瓶頸或挫折,我會問自己,我會不會寧可從來就沒有接下【魔戒三部曲】呢?」

  「我的答案總是,我還是願意接受這一切。」

  「因為我擁有了任何地方任何一個導演夢寐以求的機會,可以和如此出色的演員和工作人員共事,經過了這些年來的合作,有樣東西是我們共同擁有的,那就是對《魔戒三部曲》原著小說的熱愛,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全力以赴不要辜負將它搬上大銀幕的機會。我也始終對「新線影業」充滿感激,謝謝他們給了我這個難得的機會,讓我和全球觀眾分享中我眼中看到的《魔戒三部曲》裡的世界。」

  「托爾金教授曾經這樣形容過這個故事,說它永遠沸騰著新鮮的人事物,永遠不會讓人厭倦。」

  「我很開心有機會為全世界觀眾帶來這三部電影,它們會對這一個世代,以後的世代,都具有意義。不管世人會如何評斷我的成績,我們終於做到它了。」

  「我現在要正式將終曲交出,交給所有喜愛這套書,也熱愛電影的人們手上,他們是促成【魔戒三部曲】唯一的原因。」

-彼得傑克森

演員卡司

伊利亞伍德(飾演 佛羅多)

  伊利亞伍德生於1981年一月28日,從童星起家,一路的優異表現讓他成為同世代中相當受到矚目的特出演員。伊利亞伍德的家鄉在愛荷華州,在1988年隨家人搬到洛杉磯之前,就已經擔任模特兒也演出多支廣告影片,他就是在這時期拍了舞國天后Paula Abdul的音樂錄影帶。搬到洛杉磯後,拍片邀約不斷,首先是【回到未來2】,而1990年由巴瑞李文森執導的【適者生存】則讓伊利亞伍德受到注意,該片頗受好評且入圍4項奧斯卡。接下來演出【流氓警察】,以及和梅蘭妮葛瑞菲絲合演【溫馨赤子情】,他的表現大大獲得激賞,也為他帶來和梅爾吉布遜合演【今生有約】和與潔美李寇蒂絲合演【海闊天空】的機會。

  1993年,伊利亞伍德和麥考利克金合演【危險小天使】,他純真無辜的樣子令觀眾深深喜愛,也奠定了青春期的伊利亞伍德的銀幕形象:體貼、有禮貌、有些茫然。下一部片【小鬼闖天關】稍微改變形象,但在與凱文科斯納合演【英雄保鏢】又回到乖小孩模樣,1994年還演了【浪子保鏢】,電影在票房和影評都大為成功。1996的【飛寶】成績平平,緊接著李安的【冰風暴】則為伊利亞伍德的演藝生涯開啟全新的一頁,他將青春期的孩子在家庭裡所面對的沒有出路詮釋得極為出色。接下來還有【彗星撞地球】和【老師不是人】,穩固他在商業票房上的實力,他也從童星正式轉型為成人演員。

  演過了1999的【黑白之間】,伊利亞伍德接著加入【魔戒三部曲】系列,在紐西蘭進行長達十餘個月的拍攝,他也因為主演這系列電影人氣更加水漲船高,成為好萊塢最受歡迎的年輕演員之一。

伊恩麥克連(飾演 甘道夫)

  伊恩麥克連被公認為同輩中最重要的英國演員之一,不管在劇場、電影或電視的表現都極為搶眼。伊恩麥克連在劇場待了很長的時間,開始為英國以外的觀眾所認識要到90年代主演了幾部叫好叫座的電影開始,其中又以【眾神與野獸】最為成功,他所飾演的導演詹姆斯惠爾一角讓他獲得奧斯卡提名及獨立制片電影獎最佳男主角獎、第24屆洛杉磯影評人協會最佳男演員獎、美國家影評協會最佳男主角獎。

  伊恩麥克連於1939年五月25日出生於北英格蘭,父親是土木工程師。在父母的鼓勵下培養了對戲劇的熱愛,並從在求學期間的戲劇表演就展現其表演天賦。13歲第一次演出莎士比亞的戲--【第十二夜】。麥克連主演過多齣莎劇,直到他就讀劍橋大學,主修英文,莎劇的背景對他有相當大的助益,卻也因為演戲功課搞得不甚理想;儘管沒有漂亮成績單,但在劇場的優異經歷卻讓他輕易獲得在某知名劇團的工作,他也在這個時期出櫃,不向外界隱瞞自己的性向。伊恩麥克連在1991年受伊莉莎白封為爵士。

  在英國聲譽卓著的Coventry's Belgrave劇團期間,伊恩麥克連主演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好戲,也奠定他在劇場界的聲望,並執導過幾齣;1972年與人合組演員劇團,演員可以自己選角色,收入平分,在當時是一項創舉。曾獲得Comman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與勞倫斯奧力佛最佳演員等戲劇重要獎項,而紐約百老匯《阿瑪迪斯》則為他帶來了戲劇的最高榮譽-東尼獎,除了演出之外,他也在牛津大學教授當代戲劇。

  伊恩麥可連從1969年開始在電影演出,處女作是【The Promise】中的一個小角色,同年他在劇場中飾演愛德華二世,劇中必須親吻另一個男性角色引起一陣騷動,加上之前的理查二世,兩齣劇的轟動讓他的地位更加確立。在電影方面【六度分離】【Cold Comfort Farm】【亂世情緣】【碧海奇緣】【戰士魔鬼堡】【醜聞】,電視也有作品獲得金球獎。演出布萊恩辛格的【誰在和我玩遊戲】,良好的合作默契讓他們在【X戰警】系列繼續合作,飾演萬磁王一角。2001加入【魔戒三部曲】,飾演必須挑戰誘惑的巫師甘道夫,優秀的表現讓他再度獲得金像獎提名。

維果墨天森(飾演 亞拉岡)

  維果墨天森以他1985年的大銀幕處女作【證人】中的優異表現一舉成名,這位優雅、英俊且氣質過人的演員,曾經和多位好萊塢一線演員演過對手戲,卻依然擁有自己極為特殊的味道。於1958年10月20日出生於紐約,父親是美國人,母親則是丹麥人,他的童年大半在阿根廷和丹麥度過。80年代遷回紐約,開始上表演課,師學華倫羅伯森,並在舞臺及銀幕上演出過幾次,後來搬到洛杉磯,在那裡,墨天森在海岸劇場(Coast Playhouse)以《Bent》一劇贏得劇評獎。

  除了戲劇演出之外,墨天森同時也是位詩人、攝影師及畫家,另外,他也是一龐克樂團的主唱。在成名前,墨天森就已經出了一本名為「Ten Last Night」的詩集,他最近正在準備他的第三本詩集,同時預計在2001年及2002年於洛杉磯的16號鐵道畫廊以及在雅典當代藝術的戴斯特基金會展示他的攝影作品及繪畫作品。

  自從在彼得威爾執導、哈里遜福特主演的【證人】後,墨天森的演藝生涯一直很穩定的朝多面向發展,演出的影片超過30部,包括在珍康萍的【伴我一世情】、西恩潘編導兼製作的【兄弟情仇】、布萊恩狄帕瑪執導、艾爾帕西諾、西恩潘主演的【角頭風雲】、雷利史考特執導【魔鬼女大兵】、湯尼史考特的【赤色風暴】、演出葛妮絲派特蘿秘密情人的【超完美謀殺案】、雷羅利加的【La Pistola de mi hermano】以及由湯尼高德溫執導、在1999日舞影展中評價相當高的知名電視影集《A Walk on the Moon》等,其中【超完美謀殺案】為他帶來百視達99年的最佳男配角提名,他還為該片畫了一幅大幅的壁畫,是位多才多藝的藝人。 臨危授命加入【魔戒三部曲】演出,飾演的亞拉岡堅毅寡言,成為許多女性觀眾最喜歡的角色。

凱特布蘭琪

  凱特布蘭琪出生於澳洲墨爾本,92年畢業於澳洲國家戲劇藝術學院(NIDA),畢業後隨即投入舞台劇的演出,她曾參與知名的街頭業餘劇團Company B,演出過「暴風雨」、「哈姆雷特」及「天地一沙鷗」,隨後多次參與雪梨劇團(STC)製作的舞台劇,並多次獲獎,因此奠定其深厚的表演底子。

  1997年凱特布蘭琪以澳洲導演布魯斯貝瑞斯福、姬蓮阿姆斯壯的【天堂之路】走入國際影壇,接著演出愛情喜劇【幸福是一尾皺頸蜥蜴】及《奧斯卡與露辛達》,98年便以厚實演技在【伊莉莎白】一劇嶄露頭角,獲得奧斯卡提名及英國影藝學院、金球獎雙料影后,自此好萊塢的八大電影公司邀約不斷,凱特布蘭琪的演藝生涯可說是扶搖直上。

  不過,執著於舞台演出的凱特最近還撥空參與麥克葛羅的《甜心菲碧》及湯姆生達利的「KAFKA DANCES」等戲碼,同時也參與電視影集演出,觸角相當廣泛。

  不過,即使有影后光環加身,凱特布蘭琪並不以此自滿,反而很有自我一套的挑戲哲學,即使戲份只有幾十分鐘不到的【天才雷普利】或【情人搭錯線】、【空中塞車】等多部不同類型的電影她都樂於接演,也展現了她鋒芒畢露的演技,不過,凱特布蘭琪卻表示她還沒有準備好,因此,即使面對美商八大片約不斷,一度窮到付不出電費的她仍舊獨鍾獨立製片。

  繼顫慄驚悚片【靈異大逆轉】中飾演一個能預知未來的通靈算命師後,凱特布蘭琪接著與強尼戴普、克莉絲汀娜蕾茜合作的【縱情四海】、另外還與最近緋聞鬧得凶的湯姆克魯斯、潘妮洛普克魯茲合作的【香草的天空】,以及耗時三年拍攝的魔幻史詩【魔戒三部曲】等,在【魔戒三部曲】片中她飾演精靈女王-凱蘭崔爾女王,這些影片都會陸續登場,屆時喜歡凱特布藍琪的影迷就可大飽眼福。

麗芙泰勒(Liv Tyler)

  麗芙泰勒從15歲開始做模特兒,17歲從影,19歲受義大利名導貝托魯奇提攜演出【偷香】一片,該片為96年第49屆戛納電影節上最受矚目的影片之一,麗芙泰勒也因此一舉成名,成為當今影壇上一顆耀眼的新星。

  不過,在【偷香】之前她其實已經拍過了三部電影,包括由布魯斯貝勒斯福特執導的《Silent Fall》、由詹姆斯曼戈執導並贏得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的《愛你的心》(Heavy)及【酷哥炫妹也瘋狂】(Empire Records),雖然她在影片《愛你的心》中表現不俗,不過都沒能引起人們的矚目。

  1996年,除了《偷香》外,她同時也在湯姆漢克斯首次執導的影片《擋不住的奇蹟》中出演女主角,之後麗芙泰勒陸續在多部影片演出,除了《愛的秘密》(Inventng the Abbotts)外,在由立佛史東執導執導,西恩潘、尼克諾特主演的《上錯驚魂路》(U Turn)中也客串一角,之後在《世界末日》、傑克史考特執導的《搶翻天》、勞勃阿特曼的《 藏錯屍體殺錯人》、《浪漫醫生》 等,皆有演出,最新作品為《魔戒三部曲》,片中飾演具有精靈血統的公主雅玟。

比利包依德(Billy Boyd)

  比利包依德出生於蘇格蘭,開始表演生涯是在蘇格蘭的電視影集「Taggart」,之後,一直在英國電視台演出,包括「Soldiers Leap」、「Coming soon」、「Julie and the Cadillacs」以及「Chapter and Verse」;在舞臺劇方面,包依德曾在許多英國舞臺上演出,包括「The Speculator」、「Election 99」、「An Experienced Woman Gives Advice」、「Therese Racquin」等作品,

  他初次在銀幕嶄露頭角的作品為【An Urban Ghost Story】,不過全球觀眾要看到他的作品,則得等到年底的【魔戒三部曲】上映才有機會欣賞他的演技。除了表演,比利包依德在音樂方面也展現他的音樂才華,除了玩貝斯、鼓和吉他外,他同時還是兼唱男中音與男高音,相當多才多藝。

西恩奧斯汀(Sean Astin)

  西恩奧斯汀畢業於紐約州立大學,表演處女作是與母親貝蒂迪克於1981年一起演出的電視影集【Please Don't Hit Me Mom】。

  85年第一部銀幕作品是史蒂芬史匹柏兼製的【七寶奇謀】,之後較為人熟知的作品有華倫比提編導的【選舉追緝令】【火線勇氣】【Memphis Belle】與布蘭登費雪合演的【Encino Man】

【Like Father Like Son】【玫瑰戰爭】等,93年在【Rudy】中擔綱演出頗受好評,94年以【底層生活】一片在Ford Lauderdale影展中榮獲最佳男演員獎。

  和其他演員一樣演而優則導,愛斯丁也開始參與導演的工作,94年愛斯丁首度執導演筒,並與妻子克莉絲汀共同製作短片【Kangaroo Court】,該片同時獲得95年奧斯卡金像獎的最佳短片提名,97年為HBO的「Perversion of Science」精選系列再執導演筒。 愛斯汀的其他演出作品有:【男孩遇見女孩】等。



【觀後感】

天啊,看了三年,終於看完了,無話可說,決定好好收藏這部電影的精裝豪華版DVD!

    全站熱搜

    老頭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